欢迎登陆延安市委党校网站
您当前位置:中共延安市委党校 >> 科学研究 >> 研究成果 >> 浏览文章
花木兰的故事
本站原创 2022年08月30日 点击数:

●跑马梁上花正艳



  方伟
  一
  延安有一座万花山,每到农历四月八的时候,山里的牡丹花就会迎风开放。这里就是花木兰的故乡,村子里的人们过着幸福、平静的生活。
  直到有一天,官差发放军帖,每一份军帖上都有花木兰父亲的名字。父亲已经年迈,没有大儿子;木兰只有一个姐姐已经成家,一个弟弟年纪还小,不到十二岁。木兰挺身而出,想要为家分忧,替父从军,上阵杀敌。但是父母怎么同意一个女孩子家上战场?在一声声叹息之中,木兰停下机杼,她多么希望自己就是一个男孩子啊,可惜不是!
  尽管这样,可木兰自然有她的办法。只见她一身戎装,款款步入厅堂。
  父亲花弧一脸惊讶,几乎没有认出来:只见一位年轻的小将,英姿勃发,身佩宝剑,脚蹬战靴,昂首阔步,步入厅堂。
  木兰抬头看时,却见父亲神情呆呆。花弧定睛一看,禁不住老泪纵横!
  灯烛之下,一家人愁眉苦脸,默默无语。一家家关门闭户,吹灯灭烛,远处传来一声夜鸟的啼叫。残烛之下,家人围坐,父亲花弧深沉地看着孩子们说道:“孩子们,明天备马,我投军去了。你们以后要多听你娘的话……”
  花弧已经下定决心,以战场一死免除一家人抗拒兵役的后果。女儿没有出嫁,儿子也没有成人。花弧就要奔赴前线了,他已经暗中立下了遗嘱,嘱咐花木兰照顾好一家人,以后找个好人家了却心愿。
  人声渐止,细微的鼾声起时,秋虫唧唧、唧唧,无边叫声……黑夜,伸手不见五指,木兰和衣睡下,双手作枕,睁眼望着窗外。窗外渐渐发亮,木兰急忙来到庭院。
  月牙之下,环视庭院一周,摸了摸怀中的军帖,双膝跪地,朝着堂屋方向磕了几个头,朝马厩摸去。追风快马看见主人过来,“扑”地打了一个响鼻。这追风是一匹通灵之马,也不作声,只待主人解开缰绳。
  屋子里响动起来,木兰急忙躲在马槽后面,屋里的人只是翻了个身。待到他们睡定,木兰学了几声虫响,屋里没有了动静。木兰牵了追风马,蹑手蹑脚闪出院子。
  村口,木兰挺身上马,挥鞭疾驰而去。
  一声鸡鸣,跑马梁上泛起了一道白光。等到花弧醒来,发现木兰不在了。老父亲捶胸顿足,“不行,我一定要把她追回来!”母亲劝花弧,“你没有脚力,怎么追得上啊!”花弧拄着拐杖立住,一瘸一拐地朝门外走去。一跤绊倒,母亲急忙把他扶起来。“她已经报了军帖,如何能追得上?”花弧一阵剧烈咳嗽,凌乱的头发好像又苍白了许多。
  从早到晚,谁也没有再看到花木兰的身影。此时,她早已奔赴在行营的路上了。
  原来,花木兰昨天已经报到过了,说自己是花弧的儿子,要替父从军。为了不让人发现,她从几个不同的地方买齐了装备,寄存在离家不远的一家驿站。
  花雄走了出来,“爹、娘,这是姐姐留下的一封书信!”花弧拆开书信,让花雄念给他们听:
  “父亲、母亲大人钧鉴:女儿木兰跪拜!请原谅女儿的不辞而别!都说子女是父母的心头肉,女儿是娘的小棉袄。今生今世,本想好好做你们的女儿;不承想生在乱世,谁能如愿?爹爹年迈,弟弟幼小,木兰从小练习武功,接受父母的教诲,应当为家分忧,为国尽忠!女儿打完了仗就回来,一定会平安回来的!说不定还能当个大将军,衣锦还乡!”
  看到木兰留下书信,花弧老泪纵横。
  当家里人发现这一封书信的时候,花木兰已经骑着一匹追风快马渐行渐远。
  母亲忽然放声大哭“,木兰……木兰……”花木兰心一横,一路飞奔而去,她不敢回头,只听到黄河的咆哮……
  二
  就这样,花木兰当兵十二年,有诗证曰:“万里赴戎机,关山度若飞。朔气传金柝,寒光照铁衣。将军百战死,壮士十年归。”
  花木兰从军以后,一步一个脚印,从一个战士到营长,从一个营长到一个校尉,直到成了一员打先锋的牙将。
  或许是天意,敌人做梦也不会想到一支部队正在行军。
  大雪严寒,奔腾的黄河早已冰冻三尺,风寒料峭,飞扬起了无边的雪花。一曲《无衣》,唱出了同甘共苦,显得格外悲壮。
  统帅拓跋焘问:“是哪里传来的歌声?”丞相回答:“木兰营中。”
  拓跋焘问:“那员小将是谁?”丞相说:“校官花木兰!”
  北魏大营里天寒地冻,滴水成冰。一场寒流经过,下了一夜大雪,营地里冻死、冻伤了很多人。花木兰各处巡查,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雪地里!太阳照在雪地上,反射出刺眼的光芒,耀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  各处营长问花木兰:“将军,大雪成灾,前进还是后退?这是一个问题!”花木兰朝四周扫了一眼,站在高处,拔剑向天:“将士们,我们千里行军,为的是最后的胜利!敌人有坚固的城墙,我们没有!前面的道路不知是生是死,不知是冻死饿死还是战死,即使是死,也要死得其所!无论多么艰难,我们都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!因为,我们无法后退,不能后退!如果后退,就永远看不到胜利,就永远回不了家乡!”一时,群情激昂,冻僵的士兵们纷纷站来,用刀剑敲了敲盾牌上的积雪,他们掩埋了同伴的尸体,继续在北风中前进!
  就这样,花木兰整整征战了十二年,消灭了五六个国家,经历过上百场战斗,一直做到大元帅,带领一支队伍结束了北魏统一北方的最后一场战争。在返回的征途中,花木兰路过昨天厮杀过的战场,仿佛刚才还是战鼓声声,杀声震天,现在一切安静了。面对无数倒地无声的生灵,她不禁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。许多鲜活的生命变成了无家可归的魂灵,永远无声无息地飘荡在荒凉的原野上。在故去战友的坟墓前,花木兰下马,扎下宝剑,单膝着地:“那么多将士远离故土,那么多将士埋骨他乡,他们都是为了什么?假如没有战争,他们应该在家乡过着美好的生活!”花木兰指天弹地,撒下一碗奠酒,身后哗啦啦一片声响。无数将士卸下铠甲,扎下宝剑,单膝着地而拜!花木兰喝下一碗酒,打马站立在高山之上:“也许故乡就在眼前,可是我不能回去!也许我再也回不去了!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你们不要悲伤,把我葬在高高的山上,在我的坟墓前种上一株桃树。桃花在春天里迎风开放;在花落的时候,我会化作一朵朵花瓣,让最后一缕春风把我带回家乡,那里有我的爹娘……”
  身后众人无不掩面啜泣。落日之下,花木兰默默遥望着故土,谁也没有看到她眼角的泪花。
  一阵北风吹过,雪花纷纷飘落,一群人走在冬天里。花木兰打马在前,众军士齐唱:“采薇采薇,薇亦作止。曰归曰归,岁亦莫止……”茫茫天地之间,留下了将士们归去的背影。
  一串串马蹄声中,故乡近了,一个个村庄在眼前一闪而过,令人想起了故乡的亲人,令人回忆起了当年从军时的情形。许多人,再也不能回来了!多少兄弟战死疆场,埋骨他乡……
  “从军十二年,当年替父从军的少女不知去了哪里?最美好的年华都在这军营里了!”木兰问自己:“木兰,你后悔了么?当有一天脱下战袍,敢不敢面对自己?敢不敢承认自己就是一个女人呢?”
  一串哒哒的马蹄声中传来了军士奏报:“将军,路过延安府了……”将军勒马驻足:“可是那魂牵梦绕的故乡?!”
  木兰打马扬鞭,跃上烽火台,站在高山之巅遥望故土,耳边又响起了爷娘的呼唤:“木兰……木兰……”
  山水迢迢,她不知道回家的路还有多么漫长!这十二年来,谁为那年迈的双亲扶犁锄地?谁又为那年迈的双亲端汤送药?
  三
  花木兰得胜归来,路过朝思暮想的家乡,但在没有回到朝廷复命之前,身为远征大元帅的木兰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家人团聚。她不知道风烛残年的父母是否还活着?她不知道母亲为她流了多少泪……
  涂炭生灵的战争并没有给她带来欣喜,或许还因为巨大胜利而为她埋藏下更为不测的凶险,毕竟她还是一个隐藏了身世的女人。她只希望为国家尽最后的一丝忠诚,只希望能尽快回到故乡,回到父母的身边。
  “归来见天子,天子坐明堂。策勋十二转,赏赐百千强。可汗问所欲,木兰不用尚书郎,愿驰千里足,送儿还故乡。”
  回家的路上,木兰没有威武炫耀,而是害怕踩踏了庄稼,打扰了乡邻。
  但是,乡亲们还是得到了木兰凯旋的消息。“爷娘闻女来,出郭相扶将。阿姊闻妹来,当户理红妆。小弟闻姊来,磨刀霍霍向猪羊。开我东阁门,坐我西阁床。脱我战时袍,著我旧时裳。当窗理云鬓,对镜帖花黄。出门看火伴,火伴皆惊忙:同行十二年,不知木兰是女郎。”
  一切又回到了从前,当木兰再次从水中看到自己的倒影,她释然了。谁会相信,这么响当当的一个大英雄,竟然会是一个女人!现在她终于可以坦坦荡荡,做回真实的自己了!
  在木兰从军的这段岁月中,她的故事一传十十传百,越传越神奇。许多孩子还以为她长了三头六臂,头上还有角。殊不知英雄也是凡人,她原本并不是要和男人一较高低。如果不是命运把木兰推向了战场,木兰还是那个平凡的小女子,过着平凡的生活。